探访意大利克雷莫纳医院重症监护室
来源:探访意大利克雷莫纳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1:26:25


病例3为巴西籍,3月21日自巴西出发,经马来西亚转机后于3月25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,期间出现症状。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3月30日0—24时,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

病例8、病例9为姐妹,中国籍,在法国生活,3月28日自法国出发,3月29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因有症状,入关后即被送至指定医疗机构留观。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赵剡:是的。因为隔离只能是短时间的遏制措施,你不能隔离一辈子。要想彻底解决新冠肺炎,说白了就是要靠疫苗和特效药。

新京报:病毒的这种变化,会让诊断和治疗更困难吗?

11例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均已转至定点医疗机构救治,已追踪同航班的密切接触者62人,均已落实集中隔离观察。

但意大利和中国不一样,不可能全国的医生都跑过来帮忙,只能自己想办法。所以我告诉他们,如果医生不够用,可以找麻醉科和心肺外科的医生,他们也按照我的方案组建了一个临时的医生团队。一周后,这家医院的医生联系我,说幸亏当时把ICU的床位增加了两倍,不然现在就“活不下去了”。因为后面意大利的疫情暴发了,病人的数量增加了很多,原先的床位根本不够用。

不过国外的医生和科学家也在进行相关研究、临床试验。像法国,现在病人很多,再过一两个月肯定就会有结果了。临床研究其实不难,对国内的科学家来说,病人数量急剧减少,所以临床试验受到了很大影响。但病人数量减少是一件好事,这说明我们遏制疫情的措施是有效的。

赵剡:不知道什么原因,国外的医生对防护不是很重视,特别是口罩的问题。无论法国还是意大利,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得戴N95口罩,这说明他们知道戴口罩可以降低感染率,承认接触患者时要戴口罩保护自己。但他们会说,不是医护人员就不要戴口罩,这是目前和国内医学专家最大的分歧。

报道称,美国前CDC主任托马斯·弗里登(Thomas Frieden)博士表示,“为时已晚”的严格检测揭露了整个政府应对措施的缺陷。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的流行病学家珍妮弗·诺佐(Jennifer Nuzzo)表示,特朗普政府对这种病原体的潜在影响的了解“极其有限”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(FDA)前局长玛格丽特·汉伯格表示,这一疏忽使“病例呈指数级增长”成为可能。